2021年3月7日

“打飞机”打出奇迹!腾讯靠20款手机游戏一季度赚15亿

作者 admin

“打飞机”打出奇迹!腾讯靠20款手机游戏一季度赚15亿

    自从微信平台推出游戏以来,多少人为了它乐不思蜀夜不能寐?据腾讯最新业绩报表显示,利用二十多款手机游戏,腾讯正在这个行业大发其财,一季度,可以赚15亿。

    那些时常在深夜为《雷霆战机》游戏充值,以购买“冲关”体力的玩家无意之中见证了一个事实:将微信作为分发渠道,对移动游戏开发商充满欲罢不能的诱惑,其中也包括腾讯自己。

    《雷霆战机》是腾讯互娱在2013年第四季度推出的一款手机游戏,不断完善的升级系统吸引了大量玩家投入,迄今仍是腾讯互娱的重要产品之一。

    2014年第二季度,QQ手机版与微信两大分发渠道上,手机游戏的总收入约为30亿元人民币,占据二季度总收入的7%。

    腾讯互动娱乐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向界面记者解释,30亿人民币的收入并没有包含应用宝等渠道。手机QQ和微信大概是各占一半的比例,因此利用微信作为分发渠道的游戏在二季度的营收大概为15亿人民币。

    很多事实都表明,腾讯手游自身成为了微信渠道上最大的获益方,即便是与国内第二大Android分发渠道奇虎360相比,优势也非常明显。相比腾讯微信手游的15亿人民币营收,奇虎360第二季度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(主要游戏平台业务)为1.46亿美元,约为腾讯的一半。

    在微信没有作为一个手游分发渠道以前,事情可不是这样。那时,市场上有百度系、360系、腾讯系三大渠道商,共同占据着第一阵营的位置。

    在目前通过微信推广的32款游戏中,国内第三方公司开发的有6款,香港和国外公司有5款,它们多与腾讯签署了“独家代理”协议,其它产品则均由腾讯旗下的工作室开发。通过这种让工作室和独家代理产品抢占微信渠道的策略,腾讯正在影响整个中国手机游戏开发行业的生态。

    从为公司持续捞金的角度看,微信强大的分发能力的确很难让腾讯短期内将它完全开放。2014年3月3日,腾讯曾经召开移动游戏商务大会,公开合作模式及分成比例,其中包括应用宝、手机QQ等渠道,但对于微信则一直没有公布具体进驻的规则。

    对于众多手游开发商来说——由于与腾讯或多或少的合作,他们普遍要求匿名,这种局面有时是好事,有时则不尽然。

    游戏工作室有腾讯自己的研发团队合并设立,也有些是通过并购而来,比如光速工作室的前身是深圳网域网游公司,微信知名手游《全民飞机打造》也是出自该团队之手。“工作室制度是舶来品,它是平衡艺术创造与商业利益的一种制度安排”,一位腾讯互娱的相关负责人透露说。

    那些前来自荐的开发商,腾讯会给它们评定出一个游戏综合分数,大致要在70分以上才可以进入下一轮评审,而这个分数可能包含程序、美工、游戏性等指标。目前的结果表明,第三方公司通常还很难进入这个阵营。

    大部分第三方开发商只会获得腾讯在应用宝、手机QQ上的推广资源。在腾讯最近和泥巴怪合作推出《神经猫的日常》中,腾讯向这款产品开放了社交关系链,但仅限于手机QQ。用户在选择使用微信登陆时,会被弹窗告知不能获取好友,并建议使用QQ登陆。

    “很多微信上的游戏都很简单,为什么只有它们可以入选?”一位开发者抱怨说。

    也有一些例外发生,比如它们接受了腾讯的投资。乐逗游戏的一位商务负责人向界面透露,乐逗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前,公司接受了腾讯旗下THL A19 Limited的投资,出让26.6%的股份,使腾讯成为乐逗的最大股东,眼下乐逗的游戏《全民切水果》也已经在微信上线;《雷霆战机》的开发商北京爱乐游公司,早在2012年9月即跟腾讯签署了投资协议,腾讯占其14.29%的股份;今年3月份,腾讯又以5亿美元购买《天天富翁》的开发商CJ E&M旗下游戏公司CJ Games 28%的股份,成为其第三大股东;除此之外,腾讯还持有星创互联37.22%的股份,而后者就是微信平台上运营的游戏《全民英雄》开发商艺动娱乐。

    上述腾讯互娱负责人还提到,早在腾讯进入大型网络游戏市场时,互娱内部就有一套关于新品研发从立项到上线再到退市的评估体系,称为IGD流程(集成游戏开发)。如今包括工作室自身开发的手游产品都要经过这些流程的考评。如果遇上开发成本较高的优质游戏,公司可能会更倾向于代理而不是自研。

    腾讯互娱对此的官方回应是“腾讯并非只在国内寻找开发商,而是用全球化的视野寻找好的游戏”。这也是微信走向国际化的一种方式。包括香港MAD HEAD、美国Popcap Games等开发商都将有产品登陆微信。最近一个国外知名游戏的例子是《Candy crash》,它已经在8月22日由腾讯独家代理登陆微信,并更名为《糖果传奇》。

    腾讯互娱的相关团队每天都从全球范围内扫描上百款游戏,并经过商务组的初评和深入测评。如果腾讯非常认同一款产品,并能弥补研发劣势,就“引入”该产品;如果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和更多信息决策,结论就是“继续观察”;如果产品流出会对腾讯已有产品构成威胁,那么就会“放弃”。

    最终进入腾讯互娱视野的第三方产品,不仅只能将微信作为唯一的分发渠道,还会面临很严苛的分成条件。按照业内的算法,通常一款游戏通过渠道获得营收之后,需要支付通道费10%、税费6.64%、渠道平台分成42.75%,研发商只能获得20.31%。但微信的渠道不同,收费标准可能也会不一样。

    中国创新工场的游戏投资经理孙志超认为,“传说中的9:1分成模式确实存在可能性”。按他的计算,如果在iOS平台,则还需要交纳30%的App Store渠道费,还要考虑到腾讯有没有扣除第三方支付渠道费用、平台上的推广费用等,如果这游戏再有发行商接入,CP分到的就更少,像《雷霆战机》这样的游戏,开发商最终到手的恐怕只有流水的10%。

    在Android市场上,渠道的力量会更为强大。因为那些在iOS平台表现不佳的开发商,往往会转移至Android平台,直接进行付费推广或与渠道方联合运营,进一步出让利润。

    但即便如此,很多手机游戏开发商仍然很难抵挡得住微信的诱惑。这是一个月活跃用户高达4.3亿的平台,这个基数是如此巨大,以至于他们对它又爱又恨,甚至有开发者直接表示,“如果能接入微信平台,接下来的事就剩数钱了”。